医学部坐倚珞珈山,环绕东湖水,绿树成荫,花香流溢。学部源于1943年成立的湖北省省立医学院,现在是武汉大学六大学部之一。 学部含基础医学院、第一临床学院、第二临床学院、口腔医学院、药学院、健康学院、职业技术学院...

地址: 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115号
电话:027-68759364
中国科学院院士: 邓子新舒红兵
国家级教学名师: 樊明文边专
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 邓子新舒红兵章晓联李红良卿国良
百千万人才工程选者: 舒红兵、黄从新章晓联 
万人计划: 领军人才:舒红兵唐其柱李红良   青年拔尖人才: 刘天罡 、
王连荣王培刚          
     
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 章晓联、何小华乐江、 于红刚 李雁郑芳、
胡锦跃、 黄鹤、李红良、 张 旗、 叶晓茜、 尚政军、 郭继华、 张玉峰、
周海兵、 刘天罡、 王连荣、 瞿旭东、洪 葵
湖北省人类遗传资源保藏中心 临床试验中心 湖北省腔镜泌尿外科医学临床研究中心 湖北省痴呆与认知障碍医学临床研究中心 湖北省肠病医学临床研究中心 湖北省肿瘤医学临床研究中心 肿瘤生物学行为湖北省重点实验室 肠病湖北省重点实验室 移植医学技术湖北省重点实验室
武汉大学医学部招生宣传视频 武汉大学医学部2019年招生宣传视频 武汉大学医学部2018年招生指南 武汉大学医学部2017年招生指南 武大招生五大变化 武汉大学2017年农村学生“自强计划”分省分专... 武汉大学全日制普通本科招生章程 武汉大学2017年招收保送生简章 医学部新增基础医学本科专业
长沙市第三医院招聘 武汉生之彩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招聘 2020届医疗卫生生物制药毕业生年冬季巡回双选... 安阳市人民医院2020年公开招聘 泰州市第二人民医院招聘公告 12月14日湖北省冬季医疗、医药、卫生、生物、... 遵义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招聘 国家级成都经济技术开发区(龙泉驿区)招聘 重庆市属医疗卫生事业单位招聘
医学部2002级七年制医学专业校友... 医学部98届校友回母校庆祝毕业20... 国庆期间近500名校友重返母校 医学部校友40年后再聚首 金秋十月医学部多批海内外校友返... 河南校友会医学分会成立 国庆节期间多届海内外校友返校聚会 2016年全校校友及筹资工作座谈会... 海外杰出校友助力医学部发展
口腔医学院校友耶鲁大学刘斌博士... 医学部两名校友当选第十九届中央... 医学部79级校友李建明当选国家体... 校友王艳玲当选湖北省委常委、宣... 医学部79级校友李建明当选国家体... 92级校友许永涛荣获全国五一劳动... 校友孟祥金入选美国科学院院士 向1947级校友致敬 92级校友许永涛荣获全国五一劳动...
武汉大学医学研究院2018届毕业生... 武汉大学第一临床学院2018届毕业... 武汉大学药学院2018届毕业生合影 武汉大学口腔医学院2018届毕业生... 武汉大学健康学院2018届毕业生合... 武汉大学基础医学院2018届毕业生... 武汉大学第二临床学院2018届毕业... 武汉大学医学部1986级合影 武汉大学医学部1984级合影
医学部颁发2017年度“廖康雄奖学... 2016年“向近敏教育基金” 奖、“... 国庆节期间多届海内外校友返校聚会 2015年“向近敏教育基金” 奖和“... 第二届“武汉大学医学部89级本科... 校友魏启赞捐款设立医学救助基金 夏冰教授的家人向武汉大学捐款设... 医学部接受校友及企业捐赠情况 82级校友捐款2万元注入朱裕璧医学...
学部新闻
【一线人物】“拐杖医生”的天平两端
2020-02-12 20:35:07 来源:武汉大学新闻网 点击数:

         熊康 李晗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雷宇  来源:中国青年报  ( 2020年02月11日   01 版)

  ■虽然左脚严重崴伤,但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重症医学科医生饶歆仍坚守在隔离病房。尽管无法精确度量对病毒的恐惧与医者责任感的重量,但是“拐杖医生”饶歆的天平,一直在向后者倾斜。

-----------------------

  在岳母家里戴好口罩后,饶歆站得远远的,隔着两个房间看8岁的女儿。

  在重症隔离病房上岗后,这是他特别想念女儿的时候会出现的场景。平常,36岁的饶歆一个人往返于医院与酒店之间,在医生与父亲的角色变换中小心翼翼地把握自己的思念与家人安全间的平衡。

  在武汉大学中南医院1月初建好的重症隔离病房里,即使所有医生都穿戴着统一的医用防护服、护目镜和口罩,还是能一眼认出饶歆——拄着一根拐杖,走路有些瘸。

  进入隔离病房前几天,这位已经在重症医学科工作9年的医生左脚严重崴伤,甚至一度觉得自己可能是骨折了。骨科医生诊断建议他至少卧床休息两周。

  然而,饶歆已经被安排在1月18日进入隔离区1区,轮换第一批次的同事。此时,很难找到合适的主治医师来顶替自己,如果按照骨科医生的调养建议,势必会影响业已敲定的整个轮班计划。

  在家里躺了4天之后,饶歆等不下去了。急于恢复的他试着下床踱步,又在没有电梯的小区里练习上下楼。虽然左脚还不足以支撑身体的重量,但已然使得上劲。“非要躺在家休息当然可以,但是轮班计划是我们所有医生一起商量的,不能连累大家。”他说。之后,饶歆给自己买了两根拐杖,计划一根放在隔离室里,一根放在病房外,降低外带病毒的风险。

  1月18日,在既定的换岗时间,饶歆拄着拐杖,一瘸一拐,提前半个小时到达医院。“腿脚虽然不灵便,但是脑袋还是清醒的,完全可以上班。”他说。

  作为重症隔离病房的第二轮工作医生之一,从1月18日到1月31日,饶歆一直按计划执行自己每天的工作任务:脱换防护服、讨论病人情况、查房、交流分析、与病人家属沟通……除了那根拐杖,饶歆与其他医生看起来并没有不同。

  重重的防护服无疑加大了工作的难度。帮一个150斤重的病人翻身,平时需要三四个人,在这里,需要六七个;对患者的穿刺插管,视野严重受限,没有耐心和技术无法完成……

  饶歆在采访过程中坦言,自己“其实也非常害怕感染新冠肺炎”,每次进入重症隔离病房时都会在防护服里多穿一件手术衣,确保自己即使在穿脱防护服的过程中也不会沾染病毒。

  尽管无法精确度量这种本能恐惧与医者责任感的重量,但是很明显,饶歆的天平在向后者倾斜。

  几乎所有医生都在武汉封城后没有休假地投入工作,如果疫情持续,他们将一直工作。饶歆没有抱怨,他觉得自己是有“假期”的,“从重症隔离区轮换下来就是我的假期,抓紧时间调整,更好投入下轮工作”。

  不是每个医务人员都能将压力完全自我消化,甚至转化为动力。ICU3区负责人饶歆曾亲眼见过年轻医生和护士因为压力过大而崩溃痛哭。作为医疗治疗组总组长,他不仅要保护自己的同事不在诊疗病人的过程中被感染,还要关注他们的心理动态。从某种角度上看,鼓励与安慰也是他的工作内容。

  饶歆父母所居住的社区里出现确诊病例后,他的女儿被接到了岳母家中。“她可能都习惯了我不在身边,我想她的时候还是多一些。”饶歆说。

  如今,饶歆的脚伤已经恢复,2月12日,他将再度前往中南医院的重症隔离区。那根拐杖依然摆放在原来的位置,似乎与饶歆本人形成了某种隐喻与象征——医生,就像病人康复路上的坚挺拐杖。